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 
       
 当前位置:首页 > 于永年老师专栏 > 查看详情
于永年老师专栏  
站桩实践是检验“为道”的唯一标准
作者:boyof  来源:本站  发表时间:2013-1-29 21:58:48  点击:654301
      恩格斯说:“质的变化只有通过物质或运动的量的增加或减少,即没有有关物体的量的变化,是不可能改变这个物体的质的。(恩格斯:《自然辩证法》第47页)。因此,检查“为道日损”的标准分为以下三种:

1.主观标准:

 即练功者的主观感觉,自我感觉。也就是“无与有”的感觉。即“从无到有”的“痛”变为“从有到无”的“不痛”的感觉变化。例如,练功开始前机体内部没有 “无”任何愉快的或不舒适的疼痛感觉。练功开始后机体内部便会逐渐的感觉到“有”酸麻涨痛,以及其它种种与平日不同的感觉,这些感觉随着练功时间的延长而有所变化;“日损”或“损之又损”的变化。详见《站桩》第一章,站桩后身体的反应。

2.客观标准:

       就是客观的生理变化。最简单、最主要的,一般能测量到的是脉搏与呼吸的增加或减少的变化状态。例如:开始练功时,脉搏与呼吸明显的增多。如果每天坚持练功脉搏与呼吸则会逐渐下降。以至于到不再增多的境地。详见拙著《站桩》第五章,站桩功的生理特点。

3、实践标准:

      所谓实践标准就是以自己的身体来亲自体验一下,证明在“为道”站桩练功过程当中,身体内部究竟产生了哪些变化。“为道日损”究竟减少了哪些东西。这就是欢迎对研究“为道日损”有兴趣者、其中包括反对者,以“视之不足见”(《老子》三十五章)的 “圣人抱一”(《老子》二十二章)“独立不改”(《老子》二十五章),极简单 的“站桩”姿势(见照片),独自一个人,两脚左右分开,约同肩宽,原地站立不动,双膝微微弯曲。两肘抬起,离开两肋,曲肘环抱,两手放在腹部两侧,手心向内,十指分开,不要改变这个姿势。不意守,不调息,不入静,只要求静静的站立2030分钟。亲自尝试一下,站桩时身体内部怎样产生“道生一、一生二、二生三、三生万物 ”(《老子》四十二章)从无到有产生酸麻涨痛的规律。所谓“万物”是什么?这个万物就是“酸麻涨痛”的反应。细心的体认什么是“常无,欲以观其妙。常有,欲以观其徼”(《老子》第一章)。什么又是“致虚极,守静笃,万物并作,吾以观其复”(《老子》十六章)。以及“酸麻涨痛”各种反应从“无”到“有”再“从有到无”的发生与发展及其“日损”的变化规律。这就是“痛”、“不痛”、“再痛”、“再不痛”的量变、质变、再量变、再质变;“为道日损、损之又损、以至无为”(《老子》四十八章)的客观生理变化规律。以此,检验“为道日损”究竟是 [ 知识 ] [ 情欲文饰 ] 一天比一天减少了呢?还是“酸麻涨痛”反应一天比一天减少了呢?真功夫不怕反复重复试验,真金不怕火炼,“站桩”实践是检验真理“为道”的唯一标准。详见《站桩》第五章,站桩功的作用机制。

(五) 从有到无为道日损简述

       胡孚琛先生著<<道学通论>>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叶秀山先生在序言中写道:“我们哲学里常讨论“有与“无”.非常抽象,非常难懂。一切“有限事物都有两个名字:一个叫“有”,一个叫“无”,就其“形成”过程言为“有”,就其“消亡”过程而言为“无”。

      在老子思想中,不仅“从无到有”重要,而“从有到无”同样重要。其重要性在于:既然“从无”才能“到有”,那么只有让那个“有”仍然回到“无”,才能有“新”一轮的“从无到有”。要有开始重新一轮“从无到有”的能力,必须有“从有到无”的功夫。“从无到有”在不同程度上,人人都在做,而“从有到无”的见识和修养,则远非人人都具备。”

      我认为叶秀山先生在这里所讲的“有”与“无”,实际上是量变与质变的问题。在<<老子>>五千言中,虽然没有提出过量变与质变这个名词,但是,我根据练习大成拳站桩求“物”(内物)的多年经验,把<<老子>>摄生之道,有关对“物”的各章论述联系起来,进行重新分析研究,找出它文字之外的真正涵义,试作如下训诂,请叶先生指教。

      我认为叶秀山先生所说的“从无到有”就是<<老子>>四十二章所讲的:“ 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所产生的“物”(内物)“从无到有”的量变问题。这个“道生一”所产生的“内物”并不是“道”自己产生出来的。“道”是抽象的理论、方法,它是通过“弱者道之用”(<<老子>>四十章)的“弱者”这个“人”,使用了“道”的方法,在练习“独立不改”( <<老子>>四十一章)的过程当中,身体内部所产生出来的“酸麻涨痛”正常生理反应,叫做“从无到有”。一般称之为“气”或“气感”。<<老子>>称之为“物”。我称它为“内物”以与“外物”相区别。这是量变的初步表现。就是叶秀山先生所说的:就其“形成”过程言为“有”的过程。“有”了什么?有了“痛”的感觉,叫做“从无到有”。

      例如:在练习“独立不改”站桩练功之前,身体内部本来没有任何“酸麻涨痛”的反应,叫做“无”。站桩开始后由于四肢各关节的角度发生了变化,从而迫使保持这个站桩姿势的工作肌。随着时间的延长,逐渐的便会产生出来“酸麻涨痛”的正常生理反应,叫做“有”。即“从无到有”了。这个反应开始时只有一种,如四肢的某部会出现“酸”的感觉,叫做“道生一”。继而会出现“麻”的感觉,叫做“一生二”。再继续练习下去则会出现“涨”的感觉,叫做“二生三”。再继续坚持练习下去时,则会出现“痛”的感觉,以及凉、热、震、颤等等平时所没有的各种感觉或现象,叫做“三生万物”。但是,所谓“万物”并不是数量上的一万种,而是形容许多许多种的意思。

      那么,只有让那个“有”仍然回到“无”,才能有“新”一轮的“从无到有”。又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  我认为这就是<<老子>>四十八章所讲的“为道日损”的质变问题了。

      关于“为道日损”历代各家学者都把它注解为与“为学日益”相同的“知识、情欲文饰”一天比一天减少。这是天大的错误。我认为这是历代的文人学者们没有练习过“圣人抱一”“独立不改”站桩求“物”的实践经验;不知道“为道”时身体内部的正常生理变化规律,即不知道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的量变变化规律;更不知道“生而不有“的“内物”是个什么样子所致。如果把“为道日损”继续当成“知识、情欲文饰”一天比一天减少来解释时,我想再过一万年也弄不明白“为道日损”究竟“损”失了什么东西。因此,首先要弄明白“为道日损”究竟“损”失了什么?

       <<老子>>四十章说:“反者道之动,弱者道之用”。我认为<<老子>>在这一章里,只说了半句话,还有另外半句话没有讲出来。那就是只说了“反”、“反者道之动”。没有说“反”的对立面“正”,“正者道之静”;只说了“动”,“动果之道也”,没有说“动”的对立面“静”,“静因之道也”。只说了“弱”,“弱者道之用”,没有说由“弱”转化为“强”,“用者弱转强” 道之用的运动变化规律。“弱者道之用”的“弱者”是“人”,是身体衰弱的“人”,使用了“道”即“独立不改”的站桩练功方法,“勤而行之”每天坚持站桩练功,结果,身体内部“酸麻涨痛”的主观感觉便会逐渐的减少;“日损”一天比一天减少而消失了;由“痛”变为“不痛”了。这就是那个“有”仍然回到“无”的状态了。因此,“为道日损”是因为“弱者道之用,用者弱转强”的质变结果,“损”失了“痛”的感觉,增强了体质,达到了质变的目的。并不是“知识、情欲文饰”一天比一天减少、达到无知、无欲、不争的状态就得道了。

       所谓“新一轮和重新一轮从无到有”就是“损之又损,周行不殆”再有,再无的再量变、再质变、循环往复、优质递增、逐步提高的发展过程。最高达到“以至无为”无法再损、无为而无不为、陵行不畏兕虎、无死地之境地。这就是叶秀山先生所说的:“要有开始重新一轮“从无到有”的能力,必须有“从有到无”的功夫”。这个功夫<<管子>>称为:“心术”、“毋先物动”、“静因之道也”。<<老子>>称为:“道”、“为道”、“独立不改,以观其妙。周行不殆,以观其徼。万物并作,以观其复。”。<<内径>>称为:“独立守神,肌肉若一”。我把它称为:站桩求“物”功夫。根据现代医学解剖生理学称为休息肌的紧松内动活动,学名叫做“第二随意运动”。名虽异,实则一也。

 叶秀山先生说:我觉得,老子的学术致力于“从有到无”者多多,因为“从无到有”在不同程度上,人人都在做,而“从有到无”的见识和修养,则远非人人都具备的”。千真万确,的确如此。单纯的“视之不足见”的站桩练功人人都会,而“视之不见,无状之状,无物之象,迎之不见其首,随之不见其後,复归于无物,生而不有”,“从有到无”的“物”(内物)则并非人人都能求得到的。

 

上一条:站桩为道六则
 
 图片新闻  
 相关导航
 推荐信息
  友情链接  
于冠英老师抖音号 | 于冠英老师博客 | 大成拳研究会北京分会
首页  |  芗斋拳论  |  拳学传承  |  拳理荟萃  |  大成名家  |  联系方式  |  在线留言
版权归属:大成拳·意拳网站 www.cndcn.org E-mail:ygy804@163.com 咨询热线:13693673007 联系人:于冠英老师

网站备案号:京ICP备14044087号-1